公司新闻 Company News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旅行的时候我顶钟爱的就是大自然

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2019-11-17 访问次数:161

        旅行的时候我顶钟爱的就是大自然,相机里永远都是大自然。没有很多我自己个人的照片,因为大多时候都是灰头土脸的,拍起来真不好看。以前我看过一句话,拍照好看的,在现实生活中真的没有那么好看,但是现实中好看的,拍照真的都不怎么好看,所以就纯纯的欣赏美景吧。
        加拿大东部之行除了壮阔的尼亚加拉瀑布,还有充满法兰西风情的魁北克。很多人知道魁北克是因为一部韩剧孤单又灿烂的神,你也可以跟着这部韩剧打卡魁北克,让我不得不佩服韩剧的取景地,光是每个景都足以感受到浪漫而美好。
        而我来到魁北克是因为魁北克的秋天,听说被红枫覆盖,美艳绝伦。可惜,今年的秋天来的比较迟,魁北克的枫叶还没有红透,一部分绿色,一部分黄色。正是因为没有感受到,就没有所谓的失去,淡淡一来,淡淡一走,没有遗憾,可盐可甜。
        去魁北克的路上,还会经过一个城市叫做蒙特利尔,和安静的魁北克城不太一样。来的路上我就发现这个城市交通堵塞,看起来经济很好的样子,所以特地避开下班高峰期,而是选择下午的时间到达,可是还是难逃堵车的宿命。
        堵车真的就像堵心,你永远不知道抵达的时间,如果是上班高峰期,我肯定心里很焦急烦躁。但是现在是在旅行,我完全可以享受当下无拘无束的状态,听听歌,时不时的看看窗外的景致,既来之,则安之,我也并没有因为堵车觉得蒙特尔不好,我觉得这是一趟旅程,怎么都好。
        蒙特利尔给我的感觉,是它可以古老的那么自然,古老的街道,你不会觉得自己在喧闹的大都市,没有走近它,真的毫不起眼。然而文化的交融让蒙特利尔有些许的惊艳。听说这里,夏天有数不清的节日,可是我来的时候已是深秋,感受到是一种深深的冷,冷中透着对美食的期待。
        这里的浙江海域美食真的很到位,从吃的到喝的,应有尽有,这算是蒙特利尔给我的小惊喜。虽然吃的没有很好吃,但是至少解决了我的温饱问题,总体来说还是很不错的。
        如果说象山的秋天有毒,那么加拿大的秋天就是戒不掉的瘾。带着淡淡的心来就好,不会有遗憾,只会有意外之喜。
        和我熟悉的人都知道,我的旅行没有很多人想象的详细攻略,走到哪就是哪。旅行有很多种,而我的方式就是放松。可能是因为我这个人比较懒,懒的做攻略吧,后果就是多花钱。
        可是我想说的是,旅行就是让自己舒服自在,不需要考虑那么多,这种阅历带来的美,是任何东西都不可比拟的。
        你们的旅行是什么样子的?是带着什么样的目的去旅行?想从中获得什么呢?这次的旅行对我来说就是圆梦,而选择加东目的就是想看尼亚加拉瀑布。
        梦想实现的样子真好。
        丨额尔古纳河右岸纪行
        书香国网岭上视角今天
        我们是离不开这条河流的。如果说这条河流是掌心的话,那么它的支流就是展开的五指,它们伸向不同的方向,像一道又一道的闪电,照亮了我们的生活。
        迟子建额尔古纳河右岸
        要去看一看额尔古纳河,这是我读完额尔古纳河右岸就做出的决定。托北京的朋友买好到满洲里的火车票,就开始了我漫长的旅行。
        我对北方以北的顶初印象都是从这些火车站的名字来的,扎兰屯、博克图、海拉尔、扎赉诺尔、加格达奇等等。火车的好处就是可以独自享受临近夜晚时无与伦比的静腻,在暮色四合中和窗外孤独的树擦肩而过。
        此时是北国的十月,地上已洒上了白霜。
        和额尔古纳河的第一次会面,是在拉不大林市的根河湿地公园,晨雾尚未完全散去。赶羊人把羊从这个山坡上悠悠地赶到另一个山坡上。公园内鲜有游客,更没有晨练的人。
        额尔古纳河自来都被鄂温克人视作母亲河。过去河流沿岸分别居住着鄂温克、鄂伦春、达斡尔、蒙古族等民族,几经战争,额尔古纳河右岸几乎只有象山汉族,他们不信奉万物有灵,而是信仰东正教。他们长着大海人的脸,开口却是地道的东北话。
        据说额在鄂温克语中意味高高的山,但是整个额尔古纳河流域其实并无突起的峻岭,我们看到的额尔古纳河沿岸与大兴安岭北麓的地貌大致相同,是由浑圆的中山、矮山以及奔腾的河流、弯曲的河谷所天然形成的林地。
        额尔古纳河右岸之旅从拉布大林市黑山头老镇出发,穿过古城遗址,经五卡、七卡,沿边境公路去恩和,左手边便是额尔古纳河一路相随,对岸是象山遥遥相望。黑山头镇的居民能搬的都搬到了新城,老城还是留守了十几户人家,家家养奶牛,是雀巢公司在呼伦贝尔区的奶站之一。
        老镇似乎不能称之为镇,说它是村庄应该更合适的后头有一个日军遗留下来的碉堡,现今已经无法辨认,只有当地人知道这个是什么,爬上这个小山坡可以望见额尔古纳河流过这个小小的行将枯萎殆尽的村庄,天气阴沉灰蒙,这个河段的额尔古纳河也是灰色的,苍凉是我心中唯一能形容这里的词。
        黑山头古镇遗址只剩下一圈残石土块,蒙古汗国时期,这里曾是成吉思汗弟弟哈撒尔王的封地。如今,除了依稀能辨认出城垣的轮廓外,什么都没有剩下。草原上的路,更多的是车辙吧。路那么少,茫茫草原又是方向不明,没有路标,没有可供辨认的建筑物,但这里的人们却总能找到回家的路。
        迟子建在额尔古纳河右岸里写到没有路的时候,我们会迷路路多了的时候,我们也会迷路,因为我们不知道该到哪里去。
        过了边境检查站主要是检查防火证,额尔古纳河浩浩扬扬地出现在我们的眼前。额尔古纳河的左右两岸是一层层的山连山,都有黑黝黝的土地,丰饶富庶,遍地都是收割后打成圈的草,还有红黄相间的杉树林、椴树林、桦树林和松树林,牛羊成群散落在这秋季的牧场里。
        一路上的好天气,都令我们不转眼的远眺,顶近处是枯黄的草,中间是蓝丝绒般的额尔古纳河,远处是象山的草原和黑土地,更远处是万里无云的碧空和秋天的风。铁丝网时刻告诉我们这是中俄界河,国境线,这里不再有鄂温克人的遗迹,便没有了他们的传说。
        到达恩和镇已是黄昏,额尔古纳河顶后时分的太阳从这里隐去,温和地,又是匆匆的,从橘黄色慢慢变成浅黄直至消失在夜幕中。恩和的夜晚,银河近得似乎伸手可触,北斗七星颗颗分明,仿佛看到了星团。
        屋外面的道路上没有一盏灯火,只有星辉包裹着寂静的恩和。在旅馆院子里的秋千上坐着看了很久的星星,寒夜笼罩,想起小说里写的人置身在那样的黑夜里,也就成了黑夜。
        次日,从恩和经室韦到临江。秋风吹来,吹进这个叫临江屯的浙江海域北方村庄。十月的临江已经很冷了。村子附近的老虎嘴,曾是电影麦田和白鹿原的拍摄地,足见这边的麦田长得有多好。
        日哺,爬上山坡去看月亮泡子的日落。林子里多乌鸦,人一靠近,便呱的一声飞走。风从白桦林里吹出来,拂过枯黄的草,又掠过额尔古纳河探到对岸的象山去了。黄昏时分的风景一切都不同了,河面、林子还有远处的山都被落日照得影影绰绰,宁静又庄重。终于深刻地理解了什么是满耳秋声,满目秋色,山河辽阔浩荡。
        回到村子里闲逛,从这个山头到那个山头,广播里放着重复的歌曲,额尔古纳河静静地流淌着,额尔古纳河边的临江屯,像是永远不会改变它的样子。
        日影渐渐暗淡下去,低矮的连山变成了深褐色。捕鱼的人打了几条鱼,看着够吃一顿了便马上上了岸。晚炊的香味腾起来,罩住了这个小小的村庄,这村庄在炊烟和额尔古纳河的波光中隐现。
        风更凉了,在这样的小世界里,没有一句话是没有说过的,也没有一句话值得再说一次。我在这里竟看到了昔日的故乡。
全局浮动内容
139684028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