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三门|健跳|游船出海拖网捕鱼休闲渔业公司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02|回复: 0

滴水藏海 一文字

[复制链接]

69

主题

69

帖子

23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34
发表于 2016-12-16 19:38: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通了几次电话,聊了许多微信,看了不少介绍,对十八缸有个大概了解。然而,也加剧了我对十八缸风险的认知。带着许多疑问,我与陵川的朋友作了更深入的了解。当看到他发来“徒步12公里,攀高岩5处,最高达20米,其中90度斜坡2处”时,我连连打了几个冷颤。我这年龄和身体能吃得消吗?               
我对我的怀疑,没有向同学们表露。我不想让久违的同学情由此搁浅。我倒相信,友情也是一种力量,是可以战胜困难的。于是,1210日早7点,毫不犹豫地登上停在物贸广场“阳城驴友团”的车队,驶向陵川十八缸。              
一入车中,老乡情、同学情如一股暖流涌入心田,让清晨等待中的寒意顿消。行驶途中,“驴头”悄然(网名),一个诚实敦厚有着多年探险旅行经验的汉子,为“驴友”们讲解了注意事项,当他讲到野外出行更要提高环保意识,不准随便乱扔垃圾,他曾在一次活动过后,利用一上午的时间义务清理垃圾的事情时,我对这位素不相识的汉子刮目相看,肃然起敬。前、中、后三个领队职责明确,首尾相应,有条不紊的安排井然有序。他冠以这次活动为“十八勇士穿越十八缸”,我为这名字叫好,它不仅是一次团队活动,野外挑战,也注定是一次文化之旅。            
车停在一个依山挨河的村子边。“驴友”们合影留念后,兴高采烈走入山的壑口,走向两峰耸立,峻峰如削的一条狭窄的谷中。旦见万木萧杀,了无生机。天成一线,无日无光。谷窄路断,高深莫测。当人们行至一断头崖前,看着鬼斧神功雕成的精致的光滑圆润形如缸状的龙潭虎穴,自然就联想到我们到“缸”了。虽然并不高大陡险,但确有缸的味道。我惊诧地打量着,这自然天成的石缸何尝不是农家人的水缸。此时此刻,我恍然大悟,这缸就是经年累月由于水的落差冲击后形成的水的窠穴。在我们过往的日子里,家家户户都备有水缸。用陶瓷烧成的下端小,上口大,光洁明亮的水缸,不仅是水的居所,更是生命之源。如此,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些旷达自然的“大水缸”。
据说,这条峡谷中有28个这样大大小小、高高低低的缸。人们为了便于记、易于叫,谓之“十八缸”。这是一个别致的峡谷,别致的通道,别致的环境。一条道,以水为轴,以缸为道,直通云天。一个缸,就是一个断头处,就是一个绝壁崖。走一段,就会如约遇到一个更深、更圆、更奇的穴,就会遇见一个更高、更陡、更险的崖。   
望着一个约20米高的悬崖上摆着铁链和木板纽结在一起做成的活动悬梯,时有岩石凹凸不平,我惊呆了,心里有些莫名的颤栗。然而,看着一些女士身影矫健,谈笑风生,转头照相,积极进取,奋发向上的乐观拚搏劲,我在心底里不断地告诉自己:心不能慌,神不能分,手不能忙,脚不能乱,腿不能软。要自信、沉着、向上。是啊,在人生的道路上,总会遇到高山、激流、沟坎,也应该接受更多的挑战,这样,才会书写出不平凡的经历,使人更加成熟、丰富、崇高。也才能对得起这些美轮美奂的大山、大川、大河、大自然。于是,我晃晃荡荡地成功了。      
又一高缸不期而至,一位“驴友”上去了。我紧随其后,攀爬而行。谁知,这位“驴友”犹觉胆寒,攀攀停停,时而摇晃,时而停顿。他一停,我也得停。一停下来,我就有点焦灼,有点不安,有点揪心。无意中回头一望,天那,身后就是个万丈深渊,令人眩目。镇定,镇定,再镇定,不敢发声,不敢催促,不敢抱怨,攀牢铁链,默默地等待,静静地观察,只到这位“驴友”安全抵达,我才松了口气,发力向上,继续前行。      
徜徉大自然,徜徉野外,时不时会有意外发生。一处悬梯铁链拴系的木板被前面的行人连着踩脱两块,前行受阻。两个“驴友”拿出随身携带在包子里的锯子,爬上山坡,锯来木棍,想用木棍来代替脱落的木板。“驴头”悄然(网名),看在眼里,急在心头,拖着沉重的身体攀登了上去,弄明原因,喴来队友拿出心爱的绳子,锯断,捆绑成两条坚实的绳梯,不仅解了我们这群“驴友”的燃眉之急,也为后来的人提供了方便。这小小的善行壮举,透着人情大意,透着责任担当,让队员们个个为他点赞。                           
大自然就是这般神奇,这般任性。有的缸可歩入缸底向上爬行,有的缸却只能在缸上搭起的木椽、竹杆上穿行,人们小心翼翼如走钢丝一般,容不得久留,容不得多想,容不得悠闲自在。有的崖虽然不是那么高险陡俏,但没有悬梯,不用绳索,硬是凭悬崖上隐约可见的几处石台借力向上。我在犹豫着怎样跨出自己的脚步,是先伸左脚,还是先迈右脚,是先手后脚,还是手脚并用。伸不对手,迈不对步,就难以转换身体攀爬上去。正所谓,一脚错,万脚难。伫立山谷,看着两边形如刀削的石壁,我想这是不是沈香劈山救母留下来的,若不是也有这种气概。我心生对大自然的崇敬情怀,又从一处大山落下的山头方阵形成的石头缝中爬了出来,一个狭窄的缝道,看上去似乎要把人卡住,居然一个个都钻了出来,有的甚至钻出来后重新又钻进去留下张张倩影。我惊悚于大自然的伸缩性。其实人的肉眼是很难目测到大自然的高度和宽度。我想,这又是不是压着火眼金晴会七十二变的孙悟空的五行山。           
中午时分,我们一行来到一悬崖前,这处悬崖,没有悬梯,由身系绳索攀登。我拍了拍沾满树叶的手套,喘着气,坐在石凳上,一边喝着水,一边望着一个个身捆绳索,卡在石缝间,进退两难的境况,真不敢再往前走,真不知道前面还有多少更难更险的沟坎。朋友们递上随带的食品,我虽然捏在手里,但却无心品尝。而一位女驴友则看上去很兴奋,她闪炼着惊喜热烈的眼神,眉飞色舞地告诉人们,他参加了许多户外活动,而这一次最有滋味,既有观尝性,又有趣味性,既惊险,又刺激,是一次终生难忘的旅行。此刻,她的乐观,她的阳光,她的拚搏向上的精神深深地感染了我。人生没有出路,出路就是向上、前行。后退也许会更难,更危险。任凭山高崖险,拚搏向上就上走出去的力量和勇气!
一路走来,风险无处不在,但关爱时时彰显。这个团队的组建来自于偶然,来自于网络,来自于四面八方。虽陌路相逢,但似乎一见如故,关爱有加。我的同学,一名带着血性的退伍军人,古道热肠,不仅全程帮着我,而且帮着同行的每个队员,一遇险处难时就伸出有力的双手,拉着推着护着,生怕有一点闪失。而一走入平缓的道上,就“毛豆”、“毛豆”地叫着这个网名妮称的女教师,逗乐子,调气氛,让欢声笑语在逼仄的峡谷中升腾,给大家带来悦愉的心情。有一石缸,需要一个大的跨越,然后抓住一根木杆方可前行。然而,当我跨过之后,脚下一趔趋,几乎要滑倒。说时迟,那时快,同学的爱人眼明手快用强有力的大手拉住了我,有惊无险,让我感叹、感慨的同时,心存感激。有人说,当你明白无常,一切都会觉得正常。而当第二天回想起这一情景,才越想越害怕,心有余悸。穿越在一条逼仄的陡坡窄道上,前面的人脚下踩动了石头,一块石头飞也似的在人们的头顶掠过,人们一阵惊呼,大声提示,但身临其境,人是根本无处躲的。好在石头好象长了眼睛似的避着人头飞下山坡,又是一场虚惊。驴友团,虽是一个松散的组织,但没有纷争,没有是非,没有抱怨,没有杂质。有的是友情,是合力,是温暖,是惊喜。我的一位董封小老乡告诉我,他虽没见过我的人,却知道我的名,今天名与人对上了号。她说,她在上初中的时候就听过关于我的故事。我是一名农家子弟,经过努力,从村里走到乡里,又从乡里走入县里,然后走入市里,成为一名企业中层干部。这在我所居住的乡间邻里抑或一定的范围内成为励志的榜样。诧异中,我忽然觉得我也有“粉丝”了。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约莫三点时分,我们走出陡坡,平行来到被无数棵杨树包围着的一个小山庄。袅袅炊烟在房前升起,两位村人在这里支锅做饭。“驴头”领队招呼大家休息午餐。“驴友”有的自带干粮,有的带着简单的锅碗做成了简单的饭菜,有的则买来用柴火烧做成的机压拉面,驴头和队员们还有滋有味地喝上了酒。他们那乐观浪漫淡泊的情怀让我深有感触。神仙也不过如此!
上山容易,下山难。上山张嘴,下山蹲腿。今天的活动似乎超过了我平常的活动量,走的很累了。但等我无意中寻问我的同学网名为什么叫“曾几何时一人走向内蒙古”时,他那富有传奇色彩的一段段爱情故事让我疲乏顿消。当走下大山,步入回家的坦途,“驴头”说,我们今天行走了8个小时,直拔高度约860米。我惊叹,这一天,我们登出一个十分之一的珠穆朗玛峰。回头一望,村边的柿子树上“大红灯笼高高挂”,红得像天边的晚霞,像熟女的笑脸。   
噢,这一天,太有意思了,太有意义了。十八人,十八缸。大家一唱三叹,实在不虚此行,实在太惊险了,实在太刺激了,实在太好玩了,实在太值得了,实在太精彩了。而多愁善感的我则陷入深深的沉思。如此美丽的自然资源为何不尽快开发,如此简陋的设施设备为何不更新改造,安全管理更不可缺失,毕竟人命关天。
次日晨,乘着微兴,草成小诗,以作纪念:
十八士游十八缸,
足踏缸底朝天登。
铁链悬梯壁间挂,
木椽竹杆穴上翔。
寻幽探奇身影健,
呼朋助友笑声朗。
纵情可使云端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台州|三门|健跳|游船出海拖网捕鱼休闲渔业公司

GMT+8, 2019-1-17 22:04 , Processed in 0.149561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